一首南洋华人的慷慨悲歌——南洋大学血泪史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西昌学院教务系统登录_西昌学院教务系统_武夷学院教务处南洋中学
阅读模式

说起南洋理工大学,可能有些人知道那是新加坡著名的高等学府,亦是亚洲乃至世界名校。但鲜有人知道就在南洋理工现在的校址之下,历史上还有一所南洋大学。南洋大学是世界历史上第一所海外中文大学,南洋大学前前后后数年间经历筹款、招聘,招生历尽艰辛,大学终于建成,却身世多舛,风雨飘摇。如今它已不再,却一份永存的赤诚。

(南洋大学校门黑白照)

一.南洋大学的艰辛成立之路

第二次大战前的英殖民时代,有数十万华人下南洋地区谋生,但华人子女之教育并不为当地政府所关心,当地的华文学校依旧沿袭了中国旧式教育模式。

1950年1月,南洋橡胶大王,新加坡福建会馆主席陈六使在会馆联席会议上,倡议创办一所华文大学,并即席认捐500万元。

他说:“吾人为维护华人文化之长存,实有创办大学之必要。就目前情形而观,吾侨中学生无处可资升学,实迫使吾人不得不创办大学。”

陈六使登高一呼,新马华人社群的工商界、文教界、劳动界,空前热烈的响应支持。上至富商巨贾,下至贩夫走卒,都做出了巨大努力,出现了当时全新加坡1500多名三轮车夫义拉、演员义演、的士司机义驶、建筑工友献薪、舞女协会义舞、理发师义剪、赛马协会义赛,以及义卖、义唱、义画、义展、个人义捐等等诸多善人善行,再由各个华人支会统一上交,就这么一元一角一分的,筹款愣是凑出1500万元之多。

同年7月,陈六使先生主持动土典礼,开始校园建筑。他说:“我们是在这片荒土播下文化的种子,我们的文化在这里,将与日月同光、天地共存。”

执行委员会先后致函邀请过生物学权威林可胜、前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、北大校长胡适等人出掌南洋大学校长,但都没有得到准确回信。

正当委员会忙着物色校长人选时,在纽约担任台湾驻联合国代表团顾问的林语堂先生透露其深感兴趣。

1952年10月2日,林语堂到新加坡任南大校长。

(林语堂先生)

11月15日林语堂举行首次校务会议,秘密进行,执委会无人参加。1955年2月,林语堂将学校预算案交给执委会,预算开支数目之大,令人震惊。同时,林任命女婿为行政秘书,女儿为校长室秘书,侄子为会计长,要执委会把预筹的2000万元悉数交出,由他们全权支配,执委会不得过问。

此言一出,各界哗然。陈六使及多名校董几番耐心与他谈判都无成效,林语堂甚至要请律师起诉南洋大学董事会。林语堂的律师马绍尔先生,深感南洋华人血汗钱来之不易,不忍为之起诉董事会,也希望双方和解。

在和谈中林语堂指责陈六使 “背信弃义”,陈六使在南洋地区从事橡胶交易数十年,一言九鼎,岂会做出背信弃义之事?迫于无奈,双方最终决裂,学校同意支付给林语堂及11位教职工共30多万违约金。陈六使独自替南洋大学支付了这30余万元。

二、命途多舛

(李光耀)

正当南洋大学迅速建立规模时,本地区的政治发展亦在迅速演变,新加坡自治帮即在此时成立, 1959年3月4日通过立法确定了南洋大学的大学法定地位。从此,官方正式承认南大为新加坡教育制度中高等学府的一环。

但就在南大成立时,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是当时反对党领袖。从当时起,一直到日后担任总理,他对南大都抱持反对的态度。

李光耀认为,南大毕业生未具备掌握英文的条件,他们未必能够在政府部门或私人领域谋得一职。并且新加坡弹丸之地,如果让华人势力过大,必然有碍于新加坡独立发展之路。

其实单就从这一点而言,笔者一定程度上能够理解李光耀政府,为了新加坡独立发展之路不惜如此“焚书坑儒”。从另一方面讲,当时新加坡自治邦新成,帮内鱼龙混杂,又紧邻马来西亚,华人聚集地很容易成为“马共”的藏匿之地,随时策动政变或是进行间谍行为。

李光耀晚年自己也承认,他于1959年出任新加坡总理以来,就等待时机对付陈六使以及南洋大学。

南大从1965年至1979年间,迫于政府的压力,在学制、课程、人事、教学语言、招生等方面,都有不少变更,最终已成为一所以英文为主要教学语文的大学。然李光耀治下政府依旧不肯善罢甘休,强势推行英语教育,大量关闭华人小学中学,釜底抽薪,使南洋大学失去生源。最终1980年南洋大学在政府的逼迫下并入新加坡国立大学。

南洋大学并入新加坡国立大学后,新加坡政府铲除了南洋大学全部遗址,在原校址上建立南洋理工学院,南洋大学的所有痕迹全部被湮灭。政府禁止所有媒体提及南洋大学,今天很多新加坡人也已经不知道历史上曾经存在过南洋大学。

(老校门 彩照)

文史君说

回想起数以千、万计的南洋华人在异国他乡,忍气吞声、含辛茹苦一辈子,为了下一代能接受良好的教育,不惜省吃俭用、义卖义舞,用血汗钱筑起的大学,回想起这一首南洋华人的慷慨悲歌,不禁一声长叹,也不知今日还有多少人真正会过问一二。

直到近些年,媒体才稍稍有些松动,也复建了南洋大学老校门,雕栏玉砌似犹在,只是沧海已变桑田,今日之新加坡,乃是东南亚明珠一般的城市,光鲜亮丽的城市剪影之下,其间数不尽的辛酸,也只是淹没于繁华与喧嚣之中。

前几日到访新加坡,有幸到南洋理工一探,然非常不巧,复建的南洋大学校址正在修整,在周边饶了一圈都没能找到一个地方能照到正面照片,只照到了建校纪念碑的背影,最后无奈之下,我只好扒在围栏外,远远的看着老校门的背影,久久伫立不能远去。

不过也好,既然在整修,就说明政府和学校对这段历史也逐渐重拾了起来,着实也让我感到有些欣慰,希望终有一天,南洋大学能被彻底平反。

沉舟侧畔,虽无千帆驶,却也有千万人不经意间一笑而过;病树已逝,万木已及春,惟愿沉舟再不沉沦就罢。

参考文献

《南洋大学校史-于山农-新加坡文献馆》

(作者:浩然文史·投稿作者青衫生)

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

文中使用图片均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烦请联系作者删除,谢谢!

我们会每天为大家奉上精彩的历史文章,恳请各位读者朋友关注我们的账号!您的点赞、转发、评论,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!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