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记者暗访夜总会 竟有“妈咪”放胆兜售小姐(图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
  • 来源:西昌学院教务系统登录_西昌学院教务系统_武夷学院教务处南洋中学
阅读模式 广州记者暗访夜总会 竟有“妈咪”放胆兜售小姐(图) 2001年9月25日11:40 南方网-南方都市报   

暗访夜总会

  “妈咪”放胆兜售小姐

  记者连闯两家夜总会均找到暗访对象

  花地大道××明珠大酒店

  小姐当天刚上岗

  根据知情人的指点,19日晚10时多,记者来到位于广州芳村花地大道南的“××明珠大酒店”,夜总会设在酒店二楼。酒店一楼的大厅里已经没有客人了,但二楼的夜总会传出喧闹的音乐声。记者随一名咨客小姐进入灯光昏暗的大厅,发现只有十几个人坐在大厅里唱卡拉OK,看上去场面有些冷清。

  “马上就去叫妈咪”

  记者问还有没有包房,服务小姐说:“有小房也有中房,但是如果叫小姐喝酒聊天的话,小房就会比较拥挤。”然后极力推荐记者要一间中房。记者在服务小姐的带领下,走过一条长约10多米的楼道,进入一间大概有10多平米的中房。服务小姐告诉记者:“有陪唱服务,你们等一下,马上就去叫‘妈咪’过来。”然后,不等记者开口,她就去叫“妈咪”了。

  房间太小逐批来

  几分钟以后,一名30岁左右的女子手拿着对讲机,带着满脸笑容走进来,自我介绍说她是这里的“妈咪”。她极力怂恿记者点几个小姐过来陪唱,还说“保证你们开心满意”。接着她满脸堆笑地表示“你们稍等一会儿,我马上带她们过来由你们挑选”。说完后,不等记者回答,她就闪身走出房门,一会儿就带了6名小姐进来,在包房里站成一排。“妈咪”还向等在门外的小姐们说:“你们先等着,房间太小,一批一批地进来。”然后,“妈咪”表示这些小姐可以任意挑选,如果不满意,可以换下一批。她不停地说:“这个不错,又能喝又能唱,那个又年轻又漂亮。”随后,两名“陪侍”小姐留下来。

  两位小姐才上岗

  其中一个来自湖北自称是“小蝴蝶”的小姐说,她来广州一年多了,到这家夜总会才一个多月,之前在一家鞋厂打工。另一位自称是江苏人的“小樱桃”称,她当天刚从佛山赶到这家夜总会上班,晚上还要借住在别人的宿舍哩。在佛山她也是在工厂打工。两个小姐透露,在这家夜总会里的“陪侍”小姐都是来自外省各地的。在随后的喝酒唱歌过程中,“妈咪”还时不时地“串门”,从她的口中获悉,她手下带有30多位“陪侍”小姐,尽管如此,在闲谈之中她流露出现在的“生意”难做。为了招揽回头客,这些小姐和“妈咪”都使出浑身解数,约我们下次再来。

  当我们离开这家夜总会乘上一辆的士往城里赶时,司机对记者说:“这家夜总会自从一个多月前被警方查过之后,生意一直很淡,听说原老板已经逃跑了。后来接手的老板也三易其手,现在这些‘陪侍’小姐已经是第三批人马了。”

  人民中路×皇×夜总会

  凌晨时分“妈咪”忙

  凌晨时分,记者又去到位于人民中路名为“×皇×”的夜总会,咨客小姐主动迎候我们这批“客人”,由于客人多,只剩几间小包房了,咨客小姐就先带我们进了一个小包间。

  可以唱到3点半

  不久咨客小姐说房间太小,主动提出要为我们调一个中房,还说:“现在已经是深夜场了,你们可以唱到凌晨3点半结束。”我们故意调侃道:“这是给我们的优惠吗?”咨客小姐说:“因为你们来得比较晚,我们特意给你们延长时间,一般我们这里是凌晨3点钟打烊的。”

  挂牌警示成空文

  大概过了10多分钟,坐在小包间等候的我们就被告知可以换至中房去了。坐下之后,记者发现一张白底红字的警示牌赫然挂在墙上,上面写着“禁止营利性陪侍”的字样。

  此时,服务小姐先后上了果盘和小食,在问我们喝什么啤酒时,一个自称是“妈咪”的女子推门而进,问道:“各位老板,介绍几位小妹陪你们喝酒唱歌好吗?又可以玩骰子。”接着转身走出房门,带了5个小姐进来,极力怂恿我们挑选。后来,“妈咪”推荐了两位小姐留下来。

  小姐生意不算好

  据“陪侍小姐”自己称,她们一个来自“彩云之南”,一个来自洞庭湖畔。“彩云之南”说:“我今晚是过场的,因为我在另一家夜总会做‘陪侍’,晚上一到场,看到已经有一百多号‘陪侍’小姐挤得密密麻麻的,意识到自己很难招揽到生意,只好奔这个场来了。虽然仅仅来了广州两个半月时间,但如果每天晚上都能坐台,有生意,那收入也够丰厚的。当然,每天坐一次台都要交给‘妈咪’50块钱台费。”看得出来,这位“陪侍”小姐对她短短两个月的收入还是挺满意的。

  另一位来自洞庭湖畔的小姐称,她从家乡来广州已经一年多了,但是并不常来坐台,她说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来上班做“陪侍”小姐了。由于近来生活费用有一些拮据,呆在家里感到挺闷的,所以今晚就又来了,但是运气不好,12时以前没被客人“点中”,也没想到零时后还有机会坐上台。她说,以前运气好的时候,一个晚上可以坐两次台,收入也就是平时的一倍。除了交台费支出以外,余下的款额300元全部归自己所有,但这样的运气毕竟很少,有时一个月才碰到两三次。大多数情况下,每晚能坐一次台已经不错了。

  “陪侍”过程中,两位小姐不断要求和记者猜拳喝酒、玩骰子,试图让我们花更多的酒水钱。凌晨4时许,记者离开包房时,看见还有几间包房坐着一些男男女女,夜总会大厅里还有几位小姐在等伴,走出夜总会大门,几十辆的士正在候客。

  根据群众举报,19日夜至20日凌晨,记者连闯广州两家夜总会,暗访发现这些娱乐场所的营利性陪侍服务仍然照常进行,有的生意还相当红火。在与“妈咪”、小姐们进行了一番周旋后,记者作出如下总结:

  客人只要一进包房,服务员或咨客小姐会主动替你找来“妈咪”。

  虽然现在查得紧,“妈咪”仍然大胆积极地向客人推荐陪侍小姐,并且其手中控制的小姐为数不少。

  小姐们透露“生意”比过去“难做”,因此尽力让客人多花酒水钱并猛拉回头客。

  图片说明:严打之下“生意难做”,小姐使出浑身解数让客人多喝酒。

   暗访夜总会

  某夜总会小姐介绍“入行”经历诉说彷徨心态

  做小姐其实很自卑

  时间:9月19日晚上11时

  地点:东风西路“××俱乐部”

  当晚,记者来到这家夜总会,一位自称姓L的“三陪小姐”坐到了记者身旁,和记者闲聊了几个小时。L小姐告诉记者,她是东北人,来广州才1个多月。在记者并没过多追问的情况下,L小姐主动向记者介绍了她做“三陪小姐”的历程。

  记者(以下简称记):你干这一行多久了?

  L小姐(以下简称L):我今年8月份到的广州,8月15日来这里坐台。

  记:怎么想到干这行的?

  L:我本来是来广州看朋友的,后来别人介绍到这里来,我便在这儿做了坐台小姐。

  记:你以前是干什么的?

  L:我是学冶金的,中专毕业后进了一家企业,做过技术工作,也干过销售,但企业效益不好,工资低收入少,所以我就出来,自己开了个美容院。由于美容院所在的那个小区住的都是农转非的居民,消费水平很低,每个月我辛辛苦苦也才只挣一两千块钱,所以我就把美容院关了跑广州来了。

  记:为什么不去干别的工作?

  L:我在广州人生地不熟的,不知道上哪儿去找工作,再说,干这行挣钱快啊。8月份到现在,我就已经赚了四五千块钱了。

  记:你们的小费怎么收?妈咪抽多少?

  L:在这里坐台,小费300元,带我们的妈咪抽50元,让别的妈咪安排的话,还要抽掉100元呢。这里的小姐也出街的,小费1000元,妈咪抽100到150元。我只坐台,从来不出街的,来的什么人都有,我不敢去。

  记:这里有多少三陪小姐?

  L:具体多少我也不清楚,分好几个组,由不同的妈咪带,我们这个组有30多个,有两个妈咪带着。

  记:你们每天坐台多长时间?

  L:晚上8点上班,有客陪就到散场,没客陪12点就可以走了。

  记:这里有多少包房?

  L:我来的时间不长,不太清楚。

  记:你的家人和亲戚朋友知道你做三陪小姐吗?

  L:不知道,我跟他们说我在广州做售楼小姐。广州那么大,反正也没人认识我。要是他们知道我做三陪小姐,将来我回去肯定没法面对。其实,做三陪小姐是很自卑的,没有人看得起你。我现在就很自卑,很忧郁的,平时很少笑。

  记:你打算干多久?

  L:到年底我就可以挣两三万块钱了,我想春节就回家。

  记:回家后干什么?

  L:还想再开个美容院。

  L小姐很善谈,不知不觉就和记者聊了很长时间。除了向记者诉说了她作为一个“三陪小姐”的自卑与苦恼外,她还跟记者谈到了她的家乡和自己的家庭情况。只有那时,L小姐才显得稍微开朗点。L小姐说,她不是那种小地方出来的人,她的家乡还是中国十大城市之一。广东人总认为她们那里出来的女孩子,干这行的很多,就靠这个赚钱。其实她和那些女孩子是不一样的,L小姐说,她只是打算赚够一笔钱,然后就回家了。

  白天上班晚上“坐台”

  小姐也有“兼职”的

  在记者和L小姐的交谈过程中,一名穿紧身牛仔裤的“小姐”也过来坐了一会。她告诉记者,她来这家夜总会已经有4个多月了。

  她说,她只是“兼职坐台”。平时她在附近的一家美容院上班,逢美容院生意清淡的时候,晚上她就到这来“坐台”。记者问她这儿总共有几间包房,她说,这儿大概有30来间卡拉OK包房,每晚生意都不错,就算是非周末时间,客人来晚了也要不到房间。她们“小姐”“坐台”一次收取的小费一般在300元以上,不过要交给“妈咪”50元“台费”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