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名ICU医生的医师节感悟:被信任,很幸福 政务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西昌学院教务系统登录_西昌学院教务系统_武夷学院教务处南洋中学
阅读模式 在中国医师节之际,四川泸县第二人民医院ICU医生刘宝欣讲述了自己的从医感悟: 2017年10月23日晨,我在急诊值班时接诊了一位年轻女性,高某某。因头痛、头晕2小时,在其爱人的陪同下就诊。时测血压正常,血糖正常,心电图正常。查体时发现患者右侧肢体肌力稍差,立即行颅脑CT检查,结果回报左侧基底节区脑出血。考虑患者为年轻女性,既往无烟酒等不良嗜好,无高血压病史及家族史,故考虑不排除患者有血管畸形或瘤卒中(当时我院未开展CT血管造影)。建议前往上级医院就诊,进一步检查。患者与家属自行前往泸州市某三级医院就诊。 3日后行电话回访,患者于已做血管相关检查,未见明显异常,但患者视力受损,双眼视力均有轻度下降。电话中患者询问视力是否能够恢复,答应患者为其询问专科医生。询问专科医生后再次与患者通电话,告知患者视力受损可能有部分恢复,但不一定能完全恢复。患者对我表示了感谢,我也将自己的个人电话号码留给了患者,并互相加了微信,告诉她如有需要请联系我。 可能是因为对患者病情的关心,患者对我产生了信任。6个月后,出诊的时候接到患者打来的电话,询问是否在医院上班,有事情要向我咨询。我告诉患者目前在出诊,情况不定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到医院。患者只说了一句话:“我等你”! 近一个小时才出诊回来,刚一下车,就看到患者和她的母亲,两个人站在急诊科办公室门口。我示意她们稍等一下,因为我要先行处理接诊回来的病人。半小时后处理完病人,我看到的是她和她母亲急切而充满信任的眼神。 拿到患者一天前复查的头颅CT,我心里咯噔一下,紧张了起来,原来出血的部位看到一个不是很明显的占位性病变。我给患者使了个眼色,患者将其母亲支出去买菜。待患者母亲走后,我告诉患者可能有个不太好的结果要告诉她,她坚定的和我说:“刘医生,有什么你都要和我说,因为我相信你。”我告诉她:“你脑袋里长了个东西,因为距离上次出血才6个月,可能结果不是太好,我会尽快帮你安排行核磁”。随即我与影像科预约的第二天的核磁共振检查。 一周前我本来和爱人约好下夜班后要带一家人出去游玩,因为要想第一时间知道患者的检查结果,所以我和爱人“请了假”。爱人说了句:“既然患者那么信任你,你要多关心一下她。你去吧,我们下次再出去玩。” 第二天原本我可以下夜班回家了,因为患者的信任,我带着疲惫的身体,陪同患者检查。随着核磁共振机器的运行,患者颅内的影像逐渐显现。检查结果不太好,我将病情简单告知患者本人,并告诉她要以最终的报告为准。当天傍晚我接到影像科陈代辉医生的电话,他告诉我:“我仔细对比了患者在其他医院多次检查的结果,不考虑血管问题,应该是长了东西,而且结果不太好。”我当即与患者约时间见面。 做完检查的第二天上午,我和患者在医院急诊科见了面,我告诉她:“检查结果不太好,值得庆幸的是发现的比较早,可以到成都华西,或者重庆去看一下,必要的话还可以去北京或者上海。”患者坚定的告诉我:“我还年轻,还有两个孩子,我要坚强!” 后来看她的微信朋友圈,我得知患者前往北京天坛医院就诊。仅过了几天患者的朋友圈再次更新,她回来了。我与她联系,相约见面详谈。 见面后,她乐观的告诉我:“北京天坛医院的医生说可以做手术,但是不能保证切得干净,如果想切干净,势必会影响生活治疗,可能手术做完就要卧床。”她说:“我不想生活的没有质量。我既然选择了不做手术,那么我就要优雅的活着。我正在寻求中医治疗。” 因为她的乐观,我想到了,以后她真的病情严重的话,可以考虑器官捐献的事情。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说出了我的想法。没有想到的是,她没有吃惊,没有生气。她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。她告诉我:“你知道为什么我愿意选择在玄滩检查吗?愿意等你吗?因为我相信你;因为感谢你对我的关心;因为关于我的病情,你说的和大医院老师说的一模一样。包括泸州,还有北京。我没有想到,我们这里一个不算大的医院,可以有你这样尽职尽责的优秀医生。”我会心的笑了,顿时觉得当医生再辛苦也值得了,一切的付出与回报也不再计较。她说:“我本人不排斥器官捐献,我要回去做爸爸妈妈、公公婆婆、还有老公的工作,如果他们同意,我愿意帮助更多的人。” 之后因为工作调动,我从急诊科到了重症医学科。患者几次来院复查之前都给我打了电话,我都帮助她安排预约检查。每次检查过后,我都会第一时间询问检查结果,第一时间给予关心。 最近一次联系是今年五月份,她来医院复查,是影像科外出学习的陈代辉医生利用周末休息时间为她检查的。检查结果提示颅内肿物在长大。因为工作原因我未能陪同检查,只是电话里询问了情况,并安慰她坚持治疗。 半个月前的一天,我刷微信朋友圈的时候,发现了她的一条消息,“此微信号不在接装修生意,有意者请咨询另外的号码。” (注:她家里是做生意的。)当时我心头一紧,难道……。 过了几天,我试着给她的微信留言:“你好,很久没有和你联系了,最近感觉怎么样?”过了三天,还是没有等到她的回复。8月15日上午,我拨通了她的电话,她公公接的。最坏的结果,人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。他公公告诉我:“人走的很安静,没有太多的痛苦。”我整个人都呆住了,只是不停地说:“节哀!” 挂掉电话,我给和我一样关心这个患者的陈代辉医生发了消息,告诉他,人已经走了。陈医生告诉我说:“大概一个多月前,患者因为头痛,曾经到医院住院治疗。他曾建议患者积极治疗,可以考虑放疗。” 我后悔,没有及时得到她住院的消息,至少我可以去看看,关心一下;我自责,为什么她因为头痛住院,没有联系我,至少我能给她点安慰;我懊恼,我的医疗技术水平这么有限,不能给予她更多的帮助。 写在2019年中国医师节前夕,平铺直叙的书写方式,纷乱无章,毫无文采可言。只是与这个患者接触的时间长,她对我的信任,让我感触颇多,想把它写下来。 她的积极乐观,感染了我,一个人得知自己病重,并未消沉,仍然充满正能量的生活。面对病魔,她并没有妥协,为了高质量的生活,她选择了不做手术,保守治疗。这并不代表她放弃,只是因为她想有尊严的活着。她有自己选择的权利。 她的信任,给了我动力,让我在医学事业上继续前行;她的信任,给了我鼓舞,让我在工作中有了奋斗的目标;她的信任,给了我当医生的幸福感,让我在今后的日子里不再抱怨。 被信任,很幸福!同道们,你们感觉到了吗? 发送邮件至zhengwu@thepaper.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