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“旷课”被开除:当工作调动成为地方政治手段,老师该何去何从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  • 来源:西昌学院教务系统登录_西昌学院教务系统_武夷学院教务处南洋中学
阅读模式

一位老师被开除了,通报上这样描述:连续旷工21天。经了解,该老师不服从工作调动,还在原单位上班,所以一纸处分,丢了饭碗。

巧合的是,这位老师正是讨薪老师代表之一。

这不禁让小磊哥心生疑虑,是工作需要还是另有隐情,我们一起来看。

1、蹊跷的工作调动

2018年5月28日,离放暑假还有一个月时间,老师们都像平时一样有条不紊的上课,而贵州省紫云县坝寨小学吴仕良老师却突然接到教育局的紧急调令: 今天务必到离家100公里外的偏远山区大营镇和平小学报到,5月31前办理完调聘手续。

而吴老师与坝寨小学签订的合同期限为2016年04月01日至2019年03月31日,共叁年。尽管想不通,吴老师在坝寨上完课后,中午12点驱车出发,2小时的车程才能到达大营镇和平小学。当日返回,一个来回,将近100—150元的油钱,山路陡峭,没有路栏,驱车过程中十分的危险,稍有不慎都有可能掉到几百米甚至上千米的山沟。

于是从6月4日,直到学期结束,吴仕良老师一直在坝寨小学(调岗前原学校)上课,不愿再去和平小学上班。

吴仕良老师说,其原因是我们请的北京白律师解释说:“这个调动文件可以不认可,因为没有找过当事人谈话,经当事人许可,而且在学期即将结束的一个月里,这个不符合常规调动,可以在原学校上课,也可以去新的学校上课。

不服从调令,后果很严重!

7月25日,教育局下发《紫云自治县教育和科技局关于给予吴仕良开除处分的决定》,理由是:“ 从6月8日起,未向学校请假离校旷工,截止放假时间7月7日,已累计连续旷工达21个工作日 ”。

2、是工作需要,还是秋后算账?

从教二十多年来,学期中间调动校长的事的确不稀奇,而放暑假前一月调动一线教师我倒是第一次听说!众所周知,教师工作调动的原则:一是为不影响教学,通常都在暑假期间调动;二是就近安排工作。

不事先征询意见,把一位老师突然间调到离家100多公里的偏远山区任教,真是活久见!是官方解释的工作需要,还是里面有见不得光的猫腻?

啧啧称奇的是,2017年度紫云县发给公务员目标考核奖人均19000元,发给教师人均3600元,自然引起全县老师强烈不满。于是有部分“不安分”老师依法上访“讨薪”,要求兑现“教师工资高于或不低于公务员”的承诺,而吴仕良就是“讨薪”老师代表之一!

当然,如果仅凭这一点就去怀疑英明的领导打击报复,显然是不妥的!但接下来发生的事,好像又说明了一切!

5月30日10点左右,和平小学康校长与吴仕良被通知到教育局谈话。

杨局长说:“不是我们调你去那点,就叫你闷那点(地方方言),闷不闷在那点取决于你表现,这个官司打赢打输也是输,打赢了,钱的问题,还看其它几个县、区拗得翻拗不翻,其他人领取钱高兴,而你自己呢,从今以后谁在你这个问题上哪个能把你提得上来,评优评模,拿到常委会上去,可能吗?突破从哪里突破,说难听点,我们是领GCD的工资,你和组织斗,和GCD斗,你斗得赢吗?”

还有一领导说,“你只要退出教师代表,什么事都好说,如果你再一意孤行,你就危险了”。

如果不是有吴仕良老师的录音为证,你绝对不敢想象上面这些话竟出自教育局领导之口!

现在,“吃瓜”群众应该明白怎么一回事了吧?

说句题外话,紫云县在古时属于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夜郎国,有句成语大家都心知肚明吧!

3、欠薪不追责,维权却有罪。老虎屁股,真的摸不得?

网上曾流传一个段子调侃某些地方官员的“大忽悠”神功:

你和他讲道理,他和你耍流氓; 你和他耍流氓,他和你讲法制; 你和他讲法制,他和你讲政治; 你和他讲政治,他和你讲国情; 你和他讲国情,他和你讲接轨; 你和他讲接轨,他和你讲文化; 你和他讲文化,他和你讲孔子; 你和他讲孔子,他和你讲老子; 你和他讲老子,他和你讲道理!

老师维权讨薪莫不如此:

你给他讲“教师工资不低于或高于公务员”,他给你讲因地制宜、财政困难; 你给他讲为什么公务员目标考核奖几万元?他给你讲老师要甘于清贫、无私奉献! 你给他讲公仆们为何不率先垂范?他给你讲高薪养廉!

猜你喜欢